<sub id="hldbj"></sub>

<sub id="hldbj"></sub>
    <address id="hldbj"></address>

    【培英計劃】李雯:完善的制度和良好的執行力是北美醫學教育的優勢
    發布科室:   發布時間:2020-10-14 14:54:00  更新時間:2020-10-14 15:42:50
           培英計劃是我院培養高層次醫學人才的一個重要項目,通過與境外知名醫學院校開展聯合培養合作,每年選送一批醫護人員至境外攻讀學位及業務進修。2018年6月我院高水平醫院建設實施以來,醫院更把人才戰略放在第一位,不拘一格,引育并舉,先后與美國、加拿大、英國、意大利等國家多所醫學院校及附屬醫院建立人才培養和學術交流平臺,培育成果顯著。
           如今,部分學子已學成歸來,帶回了各自精彩的留學故事——


    李 雯
    2012.2-2012.8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附屬圣米高醫院進修;2014.1-2014.4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教育培訓;2017.3-2019.3美國國際醫學教育研究促進會的培訓項目。
           2012年2月15日,我在飛往多倫多的航班上,聽到機組人員尋求醫務人員的幫助:有一位乘客長途久坐之后出現雙下肢水腫,她因腳腫不適脫去鞋子,不小心踩到了地板上的一個小釘子。我隨即去到這位乘客身邊為她進行檢查。從那一刻開始,我意識到自己在多倫多這個陌生城市的進修帷幕已悄然拉開。
           我的進修學習包括在多倫多大學附屬圣米高醫院(St. Michael’s Hospital)臨床進修(Clinical Fellowship),多倫多大學神經學課程“腦與行為(Brain and Behavior)”的觀摩學習,以及圣米高醫院教師成長中心的教師培訓三部分。
           我以臨床進修醫生身份學習
           我按照加拿大安大略省醫師協會的規定申請了醫師執照,并不只是臨床觀摩者(Observer),而是以臨床進修醫生(Clinical Fellow)的身份進行學習,可以和病人直接交流并進行體格檢查及操作。
           我參加了他們日常的診治工作,包括??崎T診、住院病房及肌電圖室檢查,既看到了當時國內外之間的診療差距,也體會到了不同醫療體制的利弊。
           加拿大公民享受的是免費醫療,通過完善的轉診制度,先由全科醫生首診,必要時再轉診到??漆t生。這樣的體制下,??漆t生可以專注于本專業相對疑難復雜的疾病診治,能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務,包括足夠的溝通時間、詳細的體格檢查和良好規范的隨診。而最大的弊端就是效率不足,記得我曾因為皮膚過敏,通過導師預約了一位皮膚??漆t生,但卻需要等待3周左右,就診時間未到,我的皮膚情況已經自我調理得差不多好了。
           圣米高醫院作為多倫多大學的附屬醫院,各級醫生對于教學制度的執行力很強,各種教學活動都組織嚴謹,行之有效。
           每天早查房(Morning Round)前,實習醫師、住院醫師都必須先了解所管患者的最新情況,查找相關資料(運用UpToDate等循證醫學數據庫),在查房前與主治醫師進行討論,然后帶著解決方法來到病房與患者溝通。
           每周固定時間進行大查房(Grand Round),主角是實習醫師或者住院醫師,通過PPT匯報對所選病例的文獻檢索及相關分析,本??迫w醫生參加并進行討論?,F場可以感受到,這樣的匯報對不同層次的醫生(實習醫師、住院醫師、進修醫師等)都是一場考驗,他們就是在這樣的壓力下快速成長。
           每周一次的教學查房(Teaching Round),這類似我們的小講課,由亞??漆t生對某一個領域內容從基礎研究到臨床研究進行解讀。

           神經模塊教學體現“以學生為中心”



    與導師Dr. David Chan合影


           我的導師Dr. David Chan是一名神經內科??漆t生,他還兼任多倫多大學醫學院神經學模塊Brain and Behavior負責人。

           對于神經學模塊教學的觀摩,我的感受就是“以學生為中心”。多倫多大學模塊教學和我們醫學院有所不同,每個模塊在完整的6~8周內進行學習,在這段時間,學生完成該模塊的理論課學習、PBL和見習。這樣的安排保證學生在完整的時間段內專注于該模塊的學習。
           課程的總體目標在第一堂課就向學生明確提出,考試合格線為70分,60分以下為不合格,對于60~69分的學生,會在假期進行額外的學習(對部分試題進行逐個選項分析,類似我們的主觀題),以通過該模塊考核。
           理論課學習一般安排在早上進行,課堂上感受到的不是一片寂靜的聽講,老師講課時不時被學生的提問打斷,師生進行愉快的互動;北美的醫學生由于已經有與醫學相關專業的本科學位,所以學習的主動性非常強,在課堂上學生隨時上網對所學內容或相關知識進行搜索,充分利用網上資源,這一點其實現在我們全英班學生也已經做得非常好。
           神經學模塊每節理論課均錄制視頻與PPT一起上傳,方便學生復習。我的導師Dr. Chan為了讓學生更好地學習神經電生理的內容,不辭辛苦把肌電圖儀器搬到了課堂,通過現場操作加深學生的理解。每年講到“腦死亡”一節時,他們會請來一位14歲時被宣告腦死亡的患兒的家長到來,與學生分享其心路歷程,現場氣氛十分凝重。我想,那大概會成為醫學生們終生難忘的一課吧。
           這是我的醫學教育實踐的起點
           關于醫學教育學的實踐,我的起點是從圣米高醫院的教師成長中心開始的,而后回到汕大醫學院教師成長中心(Center for Faculty Development, CFD)接受培訓,成長為CFD的培訓師。2014年,我通過遴選獲得教育部留學基金委的公派留學項目,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UCLA)進行為期3個月的醫學教育培訓。


    CSC-UCLA合影(三排右三)


           2017-2019年,受時任醫學院院長邊軍輝教授推薦,以及教務處委派,我參加為期2年的美國國際醫學教育研究促進會(Foundation for Advancement of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FAIMER)的培訓項目(包括2年連續的遠程課程及2次赴美國費城FAIMER總部學習)。


    FAIMER學習中


           FAIMER的學習和之前的學習又有所不同,我和醫學院基礎部的龍廷老師一起,與來自亞非拉發展中國家的醫學教育者一起學習,真切感受到各種不同文化背景下醫學教育的現況,感受到祖國的日益強大和祖國醫學教育事業的發展。我們與全球醫學教育者進行了工作坊、訪談、年會等形式的線上和線下交流,全方位、系統化地學習了醫學教育和研究知識,為進一步開展醫學教育研究奠定了基礎。

           我成長為全英骨干教師



    全英教學查房(右一)


           在醫學院和醫院的支持下,我逐漸成長為全英教師隊伍及神經學教研室的骨干教師,承擔了全英神經學模塊、臨床技能模塊、老年醫學模塊及護理全英教學的大量課程,積累了豐富的教學經驗。2015年獲得醫學院青年教師授課競賽(英文組)一等獎及最受學生歡迎獎,2014年獲批廣東省臨床教學基地教學改革研究項目1項。



    教學中(右一)


           縱觀北美醫學院校的醫學教育,完善的制度和良好的執行力是其突出的優勢。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醫學教育體制也能更加完善,我們的教師隊伍發展會開創出新格局,為醫學教育事業發展貢獻更多的力量。
    (醫院辦公室)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